祟文尚理 知行合一
> 首页 > 学生天地 > 学生刊物 > 当前位置
《攀龙堕天的殇》
时间:2012-04-14 08:50:34    来源:    新闻录入:管理员    作者:    审核人:    浏览人数:3483
             《攀龙堕天的殇》

          2013届一班  杨雅妮

每个时代总有一些遗憾。在历史的沉淀里,我们陪着知识分子一起叹息,感叹那一段段充满坎坷的仕途之路,抚慰那些千疮百孔的心灵。而在这些有着相似命运的知识分子中,李白或许是最让人遗憾的一个。在繁华盛世的喧嚷中,他的仕途无疑是一曲悲歌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5岁的他满怀希望又不谙世事,一个人踏上了追寻理想的孤独之旅。“夜发清溪向三峡,思君不见下渝州。”在他慒懂的内心中有一丝忐忑。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。”狂傲不羁的他是那么自信与坚定。这俨然一个充满生命热情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遭受打击的他尽管是“举杯投箸不能食,拔剑四顾心茫然。”但他还是积极的,他毕竟还那样年轻。在他心中生长了那么多年的梦想,让他寒窗苦读数载也无怨无悔的梦想,那个倾注了他整个生命的梦想怎么可能轻言放弃?一首《行路难》展示的是一个知识分子内心矛盾与挣扎的历程,但结尾笔锋一转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。”将整首诗氛围提升,那种刚健的人生态度让我们折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裂缺霹雳,丘峦崩摧。”更大的打击如同晴天霹雳般惊醒了他的梦。第二次被召入京,李白做了三年翰林。他以为梦想已近在咫尺,但现实再一次将梦想击得粉碎。因为才华横溢,因为狂傲不羁,他无可避免地成为朝廷权贵的排挤对象。天宝三载李白被赐金放还,唐玄宗的一句“此人固群相”彻底否定了李白的从仕之路。曾经那个“使寰区大定,海县清一”的雄伟壮丽的梦瞬间成为泡沫。在那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年代,李白也只能以一句“熊咆龙吟殷岩泉,栗深林兮惊层巅”含蓄地向世人倾诉自己的苦闷,以一首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哀悼自己的长安之行。满腔愁绪的他借着酒兴,说出了一句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”,这是李白对自己的劝诫,是自慰,是他在给自己疗伤。“锦城虽云乐,不如早还家。”他始终在这样说服自己,但自己的内心又始终在抗拒这种想法。在那些岁月里,他的每一步都是那么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晚年的他已经倦了,无意争春。“白发三千丈,缘愁似个长.”他累了,他也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回首李白的一生,在坎坷崎岖的仕途道路上,他一个人孤独的走在黑夜里。从最初那个心高气傲,犹如蛟花般的李白到那个遍体鳞伤的李白。他一次次以自己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去抗击那些殇,但终究还是被命运磨光了他的锐气,或许这是李白注定了的结局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攀龙堕天的殇,让历史为之留下一声沉重的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地址:平凉市崆峒区望台巷2号/ 邮编:744000
电话:0933—8219706/ 维护:平凉一中信息中心
网站备案号: 陇ICP备1400156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