祟文尚理 知行合一
> 首页 > 学生天地 > 学生刊物 > 当前位置
《我为东坡先生喝彩》
时间:2012-03-28 08:44:28    来源:    新闻录入:管理员    作者:    审核人:    浏览人数:3446
             《我为东坡先生喝彩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3届(1)班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席佳妮

“小人牵着大师,大师牵着历史,小人顺手把绳索重重一抖,于是大师和历史都成了罪孽的化身。”

苏轼,很不幸,生活在那个时代。

那个时代利用他,榨取他,引诱他,然后排挤他,糟践他,毁坏他。

偷梁换柱是小人惯用的技巧,“陛下知其愚不适时,难以追陪新进,察其老不生事,或能牧养小民。”仅仅这一句话,他的推心置腹变成了愚弄朝廷,妄自尊大。于是,沉重的空气与呼吸,欲罢还休的侮辱与折磨,熊熊燃烧的愤懑与不满,充斥了苏子牢狱中暗无天日的生活。

他饱受摧残之后,那个时代还真是可笑、可悲,赐他遍体麟伤,然后以官员身份流放黄州。“不得签署公事,不得擅去安置所。”

黄州,一座无形的精神的牢狱。

在黄州,苏轼开始为自己减刑——

“惊起却回头,有恨无人省。拣尽寒枝不肯栖,寂寞沙洲冷。”一代大文豪内心的苦楚何人省?何人解?一种难言的孤独已是被那个时代所遗忘的尘埃,沉重的压力只得深深地往肉里扣!“万事到头都是梦,休休,明日黄花蝶也愁。”进取与隐退,积极与消极,正在他的心中进行一场殊死搏斗。他迷茫,他无助,于是他比较。“故国神游,多情应笑我,早生华发。人生如梦,一樽还酹江月。”与公瑾相比,他一无是处,他怎会在谈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?他的世界在下雪,整个时代的寒冷朝他袭来,他怎会不瑟瑟发抖?人生如梦。

但是,苏轼还是苏轼,他是一位有方向,有感觉的突围者。他用自己的豁达,自己的包容,自己的舍得,依然站在了那个时代的肩膀上。

元丰五年,苏轼的春天孕育着。“予买田其间”,他已度过了“看朱成碧”的艰辛岁月,逐渐豁达开来,开始流连于山水,温情于人间冷暖。“谁道人生无再少,君看流水尚能西!休将白发唱黄鸡。“这是苏轼永远不会被泯灭的豪情,满身的重负已随着苏子的放下而不复存在,即使仍有惋惜,仍有遗憾,也抵不过江上之清风,山间之明月。

苏东坡成全了黄州,黄州也成全了苏东坡。

元丰七年,《定风波》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焕然一新的苏轼。”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”我为苏轼喝彩,为他的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喝彩,苏轼战胜了那个时代,找到了真正的自我,苏轼再也不怕那个时代利用他,榨取他,引诱他,亦不怕那个时代排挤他,糟践他,毁坏他。他已从苏轼跨越至苏东坡,一个淡然旷达的东坡先生。佛说:“菩提本无树,明净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”在黄州,苏轼顿悟,苏轼舍得,苏轼放下,多变的人生从此平稳开来,于此同时,东坡先生的美文开始流芳百世,经久不衰。

这是一次永载史册的文化突围,给予整个时空长久的震撼。千百年后的今天,我为东坡先生喝彩,为这勇往直前的突围者喝彩,为他的“人生如梦,一樽还酹江月”喝彩!

人生如梦,一樽还酹江月!

地址:平凉市崆峒区望台巷2号/ 邮编:744000
电话:0933—8219706/ 维护:平凉一中信息中心
网站备案号: 陇ICP备14001567号-1